藍藍被虐的啟示——淺談動物福利

月初,有一隻貓兒「藍藍」在上水一超市門外被發現,只有一個月大,卻被人切斷了兩隻後腿並丟在水渠當中,發現牠的義工不忍心送牠安樂死,見了很多獸醫,才有一位願意給牠做手術。

這件殘忍的事件迅速引起了大家對動物福利的關注,有團體為此請願,希望警察加強執法,並仿傚外國成立「動物警察」等措施,防止類似的虐待事件再次發生。

免除不必要的痛苦

香港關於動物福利的法律,主要是《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》(169章)。其中第三節「有關殘酷對待動物的罰則」中,詳細的規定哪些行為屬於違法。當中的條文和罰則,其實是相當清晰的。

其中,有一個貫穿整個條例的概念,就是避免動物受到「不必要的痛苦」。如,殘酷地打動物、踢、惡待、過度策騎,或是過度驅趕牠們,都屬於讓動物受到不必要的痛苦。

在運送動物而必須禁閉牠們的時候,則要保證放置牠們的箱子不能過小,有足夠的伸展空間,和要保障他們有充足的食物和清水。同樣是避免動物收到不必要的痛苦。

防虐概念早已存在

動物福利的概念,最早可以推到法國啟蒙思想家盧梭(J-J Rousseau),在《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》的序言當中,盧梭認為動物也有知覺,「它們同樣應該享有自然賦予的權利,人類有義務維護這一點」,當時就提出了「動物有不被虐待的權利」這一概念。

人要吃肉,為了食用而殺死動物是一種「必要之惡」,法例不保障食用動物(如豬、牛、羊和家禽類)。但是人類也有辦法令動物死的較不痛苦。以殺豬為例子,一般使用電擊方式令豬隻快速死亡,比傳統屠宰更為人道。在今年4月,漁農自然護理署要殺死2000「種豬」,也聘請受過射擊訓練的人員射殺豬隻,令豬隻痛苦的時間減少。

罰款二十萬及監禁三年

去年12月,立法會通過了《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草案》,將虐待動物的罰款由過去的5,000元提高到20萬元;監禁也由六個月大幅提高到三年。這種罰則已經比亞洲其他地區更具阻嚇性了,很難再進一步增強。不過卻依然出現像「藍藍」這種殘忍虐貓事件的受害者,或者是宣傳不足等原因所導致,單靠法律未必能解決問題。

動物有沒有感知能力(自我認知的能力),目前還存在爭議。不過按照現在的情況來說,動物確實無法為自己爭取權利,因此,牠們的福利需要人來代為保障。《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》其中有一點很重要,作為飼主,如果知道並允許別人虐待你的動物,同樣是犯法的。

小資料:在倫理學上,擁有自我認知能力的動物,才可以享有對自己生命和肉體的支配權(動物權利),進而發展出各種權利。本文習慣使用的「動物福利」一詞,指在沒有辦法不將動物用作科學研究和食用的情況下,通過人的立法保障動物免受不必要的痛苦,兩個概念有一定分別,請讀者留意。(頭條網╱2007年11月 16日)

文:阿吉 圖:星島圖片庫
(TangerineHerb@gmail.com)

閱讀全文:
http://www.hkheadline.com/pet/pet_content.asp?contid=17850&srctype=p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