煲呔親自出馬 籲停止副局爭議


特首曾蔭權史無前例地引用《議事規則》(8a),在昨天(26日)親自帶領3司12局官員,到立法會回應李永達議員引用《權力及特權法》,要求陳德霖交代聘用副局長及政治助理資料的議案。曾蔭權呼籲公眾對政治「新世代」應該更加寬容,又認為政府可以公開的資料都已經公開,認為爭議應該告一段落。雖然泛民主派連番炮轟,但在功能組別不過半的情況下,引用《權力及特權法》的議案最終流產。

原議案由民主黨議員李永達提出,他要求引用《立法會(權力及特權)條例》(權力及特權法),要求特首辦主任陳德霖在7月2日出席立法會的會議,並全面披露有關副局長和政治助理的薪酬和福利等文件資料。李永達批評政府今次任命政治官員是「近親繁殖」的做法,「市民只想要一個肯聽民意和謙卑的公僕,不是想要只懂政治化妝,而且高高在上及傲慢的政客。」

陳太:打擊公務員士氣

在立法會上,泛民派議員對曾蔭權進行「輪流炮轟」。他的前上司陳方安生指責他「專橫霸道、自把自為、漠視民意、錯而不改……側側膊推卸責任就想企圖了事」。

又指事件嚴重打擊公務員士氣,指今次任命徹底破壞了文官制度,她指出,政府每名政務官都是數千人揀選出,但他們都要經過十多年,才能到達現時助理局長的職級,「幾叻都不能一步到位」,但現在資歷淺的人士卻可以一步登天,嚴重影響公務員士氣。她又質疑今次事件是「三四個人的決策」,否則為何其他司局長不作辯護。

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則指他在整件事上「不但低估民意,甚至低估民智。」而泛民議員郭家麒則質疑今次任命是培養「走精面的人才」,指副局長和政治助理只要找對地方、找對政黨和找對智庫,被人賞識就可以「有運行」,隨時幾年的資歷都會上到一個首長級、第二級以上的人工。

發言議員中,只有鄭經翰為曾蔭權辯論,認為政治任命本就是「親疏有別」。

林瑞麟反駁陳太

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,則特別點名反駁前上司陳方安生。他指,1997至2000年先後發生機場啟用首日混亂及短樁事件,這些事件顯示,單靠公務員已不能應付1997前後的政治變化。而發展政治委任制,正是為公務員建立防火牆,保護文官制度,「大家提到馬時亨局長,他在仙股事件中就一力承擔,保護公務員」。

他又說,「陳方安生曾任政務司司長,與特首一樣位高權重,所謂宰相肚內可撐船,應該可容納不同意見」。他承諾,往後招聘副局長或政治助理,會因應年資和經驗,給予薪級點中級以下的薪酬,並在公布委任名單後同傳媒會面。

對於議員關注局長在招聘副局長和政治助理的參與程度,孫明揚強調他在整個遴選的過程都有參與。他表示,他個人有向特首辦推薦人選,亦為面試小組的成員之一,亦有參與遴選的過程。他指,面試不超過一小時,同招聘政務官的面試差不多,主要談談應徵者的資歷、抱負、社會及國際大事。而小組成員會就應徵者的表現交換意見,並會以書面方式記錄意見,交予聘任委員會作參考。他續說,到了決定該局人選的階段,他亦有同特首辦交換過意見。

公務員事務局局長俞宗怡表示,局方並沒有參與有關副局長及政治助理的遴選,以及薪酬釐定。俞宗怡補充,當局已經制定《政治委任官員守則》,訂明有關官員應積極維護用人唯才的公務員隊伍。

曾蔭權反駁馬房說

對於外界不斷批評,有關職位的聘用是欠缺透明度,曾蔭權表示:「擴大問責制是一個政治任命工作,與招聘公務員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制度」,不過,聘任過程、人選考慮、薪金水平及職位調派等,是經由他與包括三位司長等人組成的聘任委員會審議,「一樣有規有矩、亦有內部制衡……不可能存在一個人說了算的情況」

他又反駁外界批評指,不少副局長及政治助理是隸屬「陳德霖馬房」的說法,「但凡是與他(陳德霖)共事過或認識的人,都被當作是他提名的,是他的親信、馬房,這講法對當事人(副局長及政治助理)並不公平,扼殺了他們本身的能力,及他們對服務社會的熱誠及承擔,亦漠視聘任過程中集體決定、用人唯才的做法」。

對於政治助理的薪酬被指過高,曾蔭權認為,投身問責制官員行列背負政治風險所付出的代價,沒有一套完全客觀的準則去衡量,而他們的價值,也並非完全可以用公務員薪酬來作準則,「若問責官員犯上嚴重的政治錯誤,在重大事件上處理失當,是要問責下台……市民期望愈來愈高,政治環境也日趨複雜,擔任問責官員是屬於高風險的工作」、「問責官員時刻受立法會和傳媒近距離監察,如表現未能達標,便要下堂求去,大家毋須太過操心」。

經過近8個小時的辯論,在功能組別不過半數贊成下,引用《特權法》議案不獲通過。

學者指兩害取其輕

《議事規則》(8a),即特首可以在任何他認為適當的時候,向立法會發言。港府消息人士表示,此舉既是表達特首重視今次立法會的辯論,亦希望趁機會完整地表達政府就今次事件的觀點,作為最後了結,以後不再就事件糾纏。

不過,民主黨鄭家富就笑言,今次建議煲呔上立法會的政治軍師一定是「民主派無間道」,事關他們本以為事件已無疾而終,煲呔的出現卻令事件推向另一高潮。

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蔡子強亦認為,煲呔連同大批的司長及局長到立法會,反映出他重視泛民及其背後的輿論,有助加強泛民的聲勢。雖然如此,曾亦願意作出有關舉動是一種「兩害取其輕」的做法,他明白自己面對一個民望大跌的政治危機,因此主動出擊,避免重蹈上任「數夠票,就迴避的做法」,令民望進一步下跌。

http://www.hkheadline.com/news/topic.asp?contid=149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